关闭
我想要找商家...
崇明外卖
崇明休闲
崇明旅游
崇明修身
崇明消费
崇明生活
崇明公事
崇明名企
我想要看信息...
新闻资讯
工作生计
游玩问道
会员活动
直播娱乐
业务合作
崇明岛宣传活动广告投放 崇明岛宣传活动广告投放 崇明岛宣传活动广告投放

崇明振华23轮半夜遭遇海盗惊险一幕安全回国

2019-07-04 09:59    发布者:庄从周    评论:0    浏览:408
分享到:
ChongMingS.COM崇明网讯 “遇到海盗了,马上启动应急预案!”船长韩正地拉响警报,全员进入战斗状态……
ChongMingS.COM崇明网讯 5月31日凌晨,上海振华重工的“振华23”轮航行在索马里海域上,刚刚离开中国军舰的护航,船员们其实颇为放松。


那天晚上,风平浪静,能见度很高,一切看起来都平常安稳。但在12点05分,警报拉响了。

“振华23”的二副严元杰发现,雷达上出现了一艘行踪可疑的船只。“起初我们以为只是一艘普通的渔船,灯还亮着,我们都能看得见,雷达上显示是没有速度的。”

但就在几分钟后,严元杰发现,这艘船以超过25迈的速度向“振华23”的船尾疾驶而来。“遇到海盗了,马上启动应急预案!”船长韩正地拉响警报,全员进入战斗状态……

护航舰队离开不到24小时 可疑船只灭灯疾驶而来

昨天,记者来到“振华23”轮上,见到了船长韩正地,大副顾军以及二副严元杰。从亚丁湾归来,经验丰富的28位船员头一次遭遇了传说中的海盗。船长韩正地说,当晚一切看上去都正常,甚至在雷达上出现那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小点”时,他都没太在意。

对船员们来说,不到24小时前,中国的护航舰队刚刚和他们告别,他们心里觉得,已经安全了,又是个平静的夜晚。根据航行经验,那片海域时常会有渔船出没。当晚的海域,能见度很高,值班船员们看见远处有一盏亮着灯的船只,在海上飘着。“我们当时看了下雷达,这只船在我们经过时,一开始是没有速度的。”韩正地说道。就像等待着自己的“猎物”一般,这艘海盗船开始了行动。

起初是把灯给灭了,这一举动就很奇怪,二副严元杰说,一般情况下,渔船不太会随意关灯。更奇怪的事情是,“振华23”轮当晚的航行速度大概在10迈左右,雷达上的这个“小点”动了起来,通过监测的数据,这艘船只从速度几乎为零的情况下一路提速,最快速度超过25迈,全速向着“振华23”的船尾驶来。从原本十多海里的距离,愈来愈接近。严元杰第一时间反映了这一情况,船长韩正地马上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他毫不犹豫地启动了应急预案,拉响了警报。

所有船员就位 两部高压皮龙开启

随着刺耳的警报声,全体船员迅速按照防海盗部署进入了实战状态,由顾军大副做现场指挥,迅速提升货轮速度,其他船员全部上驾驶台两翼就位,同时穿戴好防弹衣和防弹头盔,左右舷两根高压皮龙立即出水,一枚枚自制燃烧弹排成一排,随时准备进入战斗。

记者了解到,“振华23”轮上,共有两部高压皮龙,配置在船尾,操作者可以居高临下,高压皮龙喷射的水柱可以达到30米的范围,基本可以覆盖海盗意欲登船的地点。与此同时,船长韩正地第一时间通过卫星电话联系海军153舰以及公司总部,汇报现场情况。

“我们当时迅速马力全开,把船只的速度拉到了最高,虽然和小艇的速度不能比,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争取时间,最大程度拖延海盗登船的时机。”韩正地告诉记者,大约距离2海里不到的时候,他们发现,对方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在2.5海里的时候,两者的距离逐渐拉大。

在两艘船只距离25海里左右时,韩正地终于解除了警报,松了一口气。“我觉得运气也不错,那天是深夜,要想在夜晚强行登船的难度很大,我们在驶入索马里附近海域时,已经放下了两根缆绳,这是专门用来隔离小艇靠近大型船只的。如果小艇强行靠近,他们会有被掀翻的风险。而且那艘船在离我们最近的时候可能已经发现全员戒备,高压皮龙启动,包括我们的梯子都已经拆除,要想登船,恐怕是吃力不讨好。”

一生中最漫长的15分钟 差一步就启用安全舱室

船长韩正地告诉记者,在和这艘船拉锯的过程中,他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度秒如年,“其实前后只有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但我却感到怎么那么漫长,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韩正地还表示,他心里也做过最坏打算,一旦海盗强行登船成功,他就要启用安全舱室,首先保障船员们的生命安全。

“安全舱室”是振华每一艘轮船都会配备的。记者昨天也来到“振华23”的安全舱室,那块地方原本是舵机室,巨大的舵机控制台和舵机位于房间中央,这块地方其实处于甲板底部,颇为隐秘。船员们通过一条颇为曲折的内部道路进入,原本的出口在危急时刻是从内部封死的。而在船员全部进入后,船长再用巨大的铁杆和两枚螺丝把铁门封死,形成一个较难攻破的密室。不过,记者昨天在里面仅仅待了15分钟就感觉非常闷热,一旦全体船员进入,里面的体感一定很不好受。

而在房间的右侧,当晚摆放着食物、饮用水、医疗用品和通信器材。大副顾军表示,紧急情况下,房间内会有两台卫星电话,方便和外界进行联系。记者了解到,在当晚的情况下,一旦海盗登船成功,他们首先要面对的是一堵高达6米的白墙,由于所有连接驾驶舱的梯子已经被移除,要想登船,只有靠绳索或是挂梯。“海盗会配备这些东西,也有成功攀上去的例子,但很费时。”韩正地说:“每一艘船的构造都不一样,就像我们的安全舱室,你是第一次来,让你找,估计得找半天。而且我们封死了所有的出入口,海盗很难突入。我们联系中国海军,当时的距离大概在500海里左右,直升机飞来,也就是两三个小时的路程。说实话,虽然心里怕,但是海军在我们背后,心里是充满希望的。”

船员自有辛苦和骄傲 家属其实承受更多

1997年,船长韩正地就开始了自己的海员生涯,至今已经22年。对他来说,这份职业最大的自豪和骄傲感来自于在海外港口和码头得到的尊重。“我们振华的船,都是运送大型建筑项目的,整个的塔吊装在船上,一路开到港口。很多外国同行都很羡慕,我们的技术工人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平,这是他们做不到的。”韩正地说:“但这份职业的辛苦就是常年见不到家人,自己的孩子,出生6个月,我出海了;回来时,孩子已经2岁了,完全不认识我。其实想想挺心酸的。”现在,孩子已经读大学,韩正地也对记者道出了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大家都说,海员辛苦,没有人肯做,但真正辛苦的其实是海员的家属。我一直说,海员的家属们都是最坚强的,我的妻子,一个人要当两个人用,上有老,下有小,坚持了这么多年,太不容易。”

韩正地向记者透露,做这一行,其实离婚的不在少数,这不是什么秘密,大家心知肚明,“不是说不爱了,是真的被现实击垮了。”而那些陪伴着海员们坚持到现在的,则成了他们心中“最可爱”的人。

从亚丁湾归来不到两个星期,“振华23”轮又会在7月中旬开赴印度,这一个轮次又是2个多月,对此,大副顾军笑了笑说:“都习惯了,如果现在叫我朝九晚五,天天回家吃饭,我反倒不适应了。”

  • 联系人员:
  • 联系电话:
  • Q Q/电邮:
  • 微信手机:
  • 公司地址:
    *联系方式仅供参考,自行联系与本网站无关,请注意交易风险自行承担*
0 顶一下
如需发表您的回复,请先 登录 或 快速注册 。
评论总数:0

网友评论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广告位

崇明广告展示
崇明广告展示
崇明广告展示

查看关联商家信息

上海崇明区长兴岛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ZPMC

0点评, 0留言, 4152浏览
人均消费:¥0 元
运营时间:08:00-20:00
运营状态:正常营业
联系商家 我要点评 留言

我要投稿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