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找商家...
崇明外卖
崇明休闲
崇明旅游
崇明修身
崇明消费
崇明生活
崇明公事
崇明名企
我想要看信息...
新闻资讯
工作生计
游玩问道
会员活动
直播娱乐
业务合作
崇明岛宣传活动广告投放 崇明岛宣传活动广告投放

2019在线票务网双寡头对决低价票一去不返

2019-03-05 13:53    发布者:丰雪    回复:0    浏览:156
分享到:
ChongMingS.COM崇明网讯 “现在的电影票怎么这么贵,动不动就要六七十元一张,去年春节的《红海行动》才30多元。”李女士抱怨说,春节在老家被80元一张的《流浪地球》票价给吓了回去。

ChongMingS.COM崇明网讯 “现在的电影票怎么这么贵,动不动就要六七十元一张,去年春节的《红海行动》才30多元。”爱看电影的李女士抱怨说,春节在老家被80元一张的《流浪地球》票价给吓了回去,没想到上海的票价也没便宜多少,节后猫眼上几部新上映的影片票价,都比去年翻了个倍,“在猫眼上买30元折扣卡,差不多可以打个88折,但也不便宜啊,以前可是19.9元、9.9元随便看呢!”

最近,关于“春节档”电影票居高不下的吐槽声,不绝于耳,“三线城市1张电影票卖160元”、“你还能够实现电影票自由吗”成为热议话题,而这股高涨之风一直吹到了现在,当小镇青年们节后纷纷返沪发现,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电影票价,也早已一骑绝尘,高高在上了。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统计,虽然今年春节影院放映场次增加了23%,却因票价上涨12%,平均票价高达44.6元,使得观影人次为1.3亿人次,比去年减少了1500万人,近五年来观影人群总数首次出现下滑。

票补取消低价票成历史

过去,各大购票APP上常会出现9.9元、19.9元的特价电影票,这些特价票今年为何就没了呢?

业内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去年10月电影票补被取消了,失去了第三方平台的价格补贴后,长期走超低价路线的电影票,开始逐渐回归原本价格,这让很多已经习惯网络购买低价票的观众难以接受。此外,由于发行价上升,以往普通国产电影的发行价是35元/部,但现在一部影片40元的发行价将常态化。“事实上,从春节到现在,票补依然还存在,只是片方的票补投入减少非常大,主要用于预售阶段,这样可以吸引更多观众购票,也吸引影院根据预售情况增加排片量,而正式上映期间票补就很少了。”

在线票务市场兴起于2010年的团购大战,几年间,美团、糯米、猫眼、格瓦拉、微影时代、淘票票等在电影票务市场经历大浪淘沙。2017年之后,在线票务市场进入到猫眼和淘票票的双寡头时代。据统计,2019年春节档,91%的购票行为来自淘票票、猫眼等线上平台。

有多位电影分析人士表示,当在线票务领域两强格局稳定后,除去新片上映时的少量票补,平台级别的票补将一去不复返。

拓普数据显示,2019年2月5日(正月初一)全国45.15元的平均票价,同比去年的39.15元上涨15.3%。“若以《流浪地球》平均每张票80元、票房40亿元计算,共售出5000万张电影票,其中票务平台每张票有3元到5元的服务费。有票补时,平台的补贴成本很高。若不计票补,除了宣传成本,每张票平台大概能赚1元左右,这样总收入相当于5000万,(两个平台)有可能对半分。”一位资深人士粗略推算道。

业内人士分析称,现在在线票务平台之争的背后大佬是腾讯与阿里,谁都不可能在短期内消灭对方,因此也不会长期落入高额票补的无底洞。在线票务平台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达到一种竞争状态下的平衡,或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争霸互联网电影新势力

值得注意的是,猪年春节档,中国科幻片《流浪地球》、韩寒作品《飞驰人生》等八部不同类型的影片中,几乎都有猫眼娱乐和阿里影业的影子,它们或是出品、发行方,或是互联网营销平台。电影市场繁荣的背后,以猫眼娱乐、阿里影业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影新势力正在崛起。

猫眼娱乐和阿里影业通过早期的票补,后期的大数据宣发,以及现阶段对电影全产业链的介入,成功地切入了电影这个古老且略显封闭的行业。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在线电影票务的渗透率由2012年的18.4%增至2018年的85%以上,也就是说每十张电影票中有八张以上是通过互联网平台购买的。

2月4日,猫眼娱乐登陆香港联交所,成为电影新势力跃升的高光时刻。但质疑也接踵而至,增速不断放缓的中国电影市场,能否撑起两家在线票务上市公司的业绩?介入宣发、卖品等上下游环节,是否又需要高额投入?暂停票补、落实派拉蒙法案等悬而未决的“靴子”,也让互联网势力“改造”电影产业链的故事变得不那么美妙。

猫眼娱乐“带伤”上市当日,击穿14.8港元的发行价,盘中最低跌逾5%。市场普遍认为,猫眼娱乐的破发,主要与长期亏损、宣发成本增高,以及现金流紧张相关。猫眼娱乐的市场占有率超60%,却连续亏损。亏损的背后,是高昂的销售及营销成本,其有超过六成的收入都用于获客。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猫眼销售和营销开支分别为15.21亿元、10.28亿元、14.2亿元和11.45亿元。

巨大的获客成本与票补相关,更与淘票票的竞争态势相关。目前,双方都在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但在具体策略上略有差异。在切入范围上,淘票票更广泛,除院线投资较少外,在电影早期投资、制作、宣发、衍生品和金融工具上均有涉及。猫眼则通常在电影基本成型后进入,或投资或发行,主投、主控相对谨慎。

流量入口上,淘票票主要接入优酷、淘宝的流量,猫眼则拥有微信钱包、QQ钱包、美团、大众点评等六大入口,资源调配不如淘票票容易,但在一些影视公司看来,猫眼也更具有独立性。

资本层面上,去年增资阿里影业后,阿里集团将对阿里影业实现实质控制。而猫眼娱乐的主要持股方为光线传媒系、微影时代、腾讯和美团点评。

资源禀赋上,淘票票近年来在电影投资、大数据宣发和衍生品上均有作为。猫眼则强于宣发、地推和卖品贩售。猫眼提供的数据显示,其接入了全国95%以上的电影院,是在线票务平台中接入最多的。此外,猫眼依托美团优势,在售卖电影票的同时,推荐卖品、餐饮等优惠和团购,试图构建基于线上的商业综合体。

“票补”让猫眼、淘票票快速崛起,进一步扩大了电影市场规模。但“票补”带来的终究只是一场虚假的繁华,如今浓雾散去,在线电影票务市场盈利难、重营销噱头、轻品质内容与服务等问题,亟待解决。
0 顶一下
如果您要进行回复信息,请先 登录 或者 快速注册 。
回复总数:0

网友回复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广告位

崇明广告展示
崇明广告展示
崇明广告展示

我要问问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