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找商家...
崇明外卖
崇明休闲
崇明旅游
崇明修身
崇明消费
崇明生活
崇明公事
崇明名企
我想要看信息...
新闻资讯
工作生计
游玩问道
会员活动
直播娱乐
业务合作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2020直播带货火热?培训买假粉丝流量有坑

2020-07-08 14:23    发布者:新京报    回复:0    浏览:99
分享到:
ChongMingS.COM崇明网讯 原本希望收割直播红利的年轻人,却被培训机构收割。

ChongMingS.COM崇明网讯 原本希望收割直播红利的年轻人,却被培训机构收割。交钱之后,却发现效果远非预料般成功,甚至可能沦为机构兜售商品、拉取更多学员的下线。


“感觉钱都打水漂了,没学到任何东西。”在前后花了3000元购买“直播专家”推荐的爆品后,刘宏(化名)除了得到培训机构发来的一堆学习视频外,再没有其他收获。

刘宏只是在直播带货风口之下想进入行业分一杯羹的直播小白之一。直播带货,已然成为2020年的热门词。

疫情的影响以及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平台商业化的爆发,让直播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关注和无数人的向往。

同时,不少盯准市场需求的“直播培训机构”亮相登场。“资深网红培训机构”、“零基础速成教材”让新人仿佛找到了方向。

但在支付了近百到数千元费用后,却发现效果远非预料般成功,甚至可能沦为机构兜售商品、拉取更多学员的下线。

原本希望收割直播红利的年轻人,却被培训机构收割。从事多年网红营销生意的郭炜(化名)说,“当你打款的那一刻,他们是真赚到钱了。”

“直播专家”推销商品 培训还是卖货?

2020年,直播成为最火热的商业模式。据商务部统计,2020年一季度,全国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

而据艾媒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翻一番。到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达到5.24亿人。

直播风口吸引着无数人涌入,刘宏正是其中之一。

2020年5月,在淘宝经营着零食小店的刘宏决定开设直播带货。无奈的是,连续4天的直播没有涨粉,转化率更是极低,每天5个小时的直播只卖出去10多款商品。


想进入直播这块新天地,但不知道怎么个玩法,成了包括刘宏在内的新玩家的困惑。瞄准这块市场需求的“直播培训机构”,粉墨登场。

刘宏通过QQ进入了一个有40多个学员的“零基础培训群”,并在支付了199元后联系上一位“直播行业资深专家”。

“对方禁止了网友在群里对话。只有群主不定时发布一些通告,再私下一对一地沟通。”6月25日,刘宏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他很快发现,培训并不像他所预想般正规。“直播专家”每天仅是在群里发布一些李佳琦、薇娅等头部主播的视频,然后让学员从中学习直播话术。

“打着学习大咖的名义,让我们反复观看对方的视频。视频就和平时在网上看到的一样。”刘宏告诉记者,“遇到不懂的地方咨询群主,也很长时间才回复一两句话。”

刘宏曾多次咨询群主关于如何涨粉、如何提高转化率等内容,但对方很少回复。“专家”只是不断告诉他,在开设直播时可以让群主帮忙聘请水军刷屏增加人气和制造互动,但这些都需要额外付费。在必要时还能下单买东西,营造生意火爆的情景,但在直播后必须退货返款。

“我需要的是将货卖出去,要这些假粉来干吗?”更让刘宏气愤的是,“直播专家”时常会在群里告诉学员,直播带货效果不理想的原因在于其所销售的商品无法精准击中消费者所需求的点。而如果要想在业绩上得以爆发,需要更换所销售的商品。

“自从进入培训群后,专家每天都在推销各种商品。包括服装、化妆品、饰品等各种物品,甚至还要求我们处理掉此前个人购买的灯、自拍杆、话筒等直播用品,全部更换成他所推荐的设备。”刘宏说。

那段时间里,刘宏每天进群时,总会发现“专家”不断地发布着各款商品,并号称只有推销这些“爆品”才能在直播时提升消费者购买欲,尽管他曾尝试着花近3000元购买了“专家”推荐的一堆零食进行直播,但效果仍然没有任何起色,“后来咨询能否退货时,再也看不到对方回复的消息了。”

学费从几十元到数千元 教程大多淘宝买的?

“如今直播培训行业龙蛇混杂。大部分‘培训老师’可能自身都没搞懂行业玩法。”6月26日,多年经营直播网红MCN机构的任荣(化名)告诉记者。

此前在她旗下的一名主播如今也转型成为“培训专家”,任荣表示,“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发布一些成功心得,俨然一副资深从业者的风采。”

但任荣清楚这位主播的水准,“当时就是因为发现其带货能力差,没办法留客,才不得已将他辞退。但如果仅是从他当前的‘履历’来看,俨然一副不逊于李佳琦、薇娅等头部大咖的段位。”

近日,记者在网络平台上搜索主播培训时,出现数十家培训机构和个人。这些机构动辄表示有着“数年直播实战经验”、“成功孵化多位直播明星”等成绩,培训价格从近百元到数千元,然而其背后资质却成疑。


记者以学员身份联系上一位号称能零基础培训的机构。得知记者来意后,对方热情地表示能从行业小白快速上手,在半个月时间内就能掌握各种直播技巧。当记者支付了89元的培训费用后,对方仅是发来一套在线学习课程。

记者注意到,这套标注着“基础入门”、“导流方案”、“卖货思维”等文件的课程,仅是极为简单地介绍了直播过程中需注意的事项,并没有任何实操课程。

当记者以“课程过浅”,提出希望能多学点干货时,对方称89元只是基础培训的费用,如果要学到更多的实战类技巧,则需要再支付1800元加入VIP班。


值得注意的是,当记者登录淘宝搜索“直播教程”时发现,这套收取89元费用的“教学文件”,和淘宝多款商品相似度极高,而淘宝上最低售价25元。

“不少直播培训机构对于给新人教什么,怎么教都不清楚,教程很大可能就是在网上低价购买后,通过‘专业培训机构’的名义东拼西凑再转手翻倍销售。”任荣这样告诉记者。

另一家号称已培训出几千名成功主播的培训代理所收学费为2688元,其在解释“为何学费如此贵”时,表示该机构远比其他同行更为专业,所教导的东西都是实战性强的。

但在记者提出能否“先试听再付费”,以及观看旗下成功主播的直播现场时,对方迟迟没有回答,仅是不断要求记者付款后进入VIP群中学习。

“肯定不会同意这些要求,否则很容易就露馅了。”任荣分析称,“这些机构通常会虚空营造出大咖,以及标榜自身专业性。但如果让玩家真正体验以及观摩后,很容易露馅。”

拉人头抽成 机器粉丝100元买10000个

事实上,除了培训机构资质参差不齐外,不少机构是以拉人头抽成的方式,拉拢更多学员培训进行获利。

6月27日,记者以一家职业学校老师的身份联系上某直播网红培训机构负责人韩雷(化名)。在得知记者手下有上百名年轻人希望进入直播圈时,对方邀请记者进行合作,“到时候按人头付费,每介绍一个学员都能获得学费30%的抽成回馈。”

韩雷介绍称,其有多个覆盖“零基础”、“入门”以及“专业”的网红直播培训机构群,学费从几百到数千元不等。

他极力推荐记者介绍更多的学员报名中高级培训班,“介绍年轻人去学最普通的不划算,你也抽不了多少,如果按最顶级的学费3999元计算的话,每个人都能抽到1200元。”

而当记者咨询如何解决学员直播没有粉丝的问题时,韩雷不以为然地表示,能通过请水军来制造热闹假象,进而吸引真实的网友。


记者从韩雷发来的一份价格表上看到,抖音、快手等等直播平台,500个“机器粉”的价格为60元,而淘宝直播中10000个机器粉的价格仅为100元。

“所谓机器粉,就是只是负责刷观看数据,同时可以点赞,时间长达2小时。并不定时能刷出‘东西不错!’、‘给主播打call’等话语。”韩雷解释称。

同时他表示,也有专门的真人粉丝可以刷数据,“但价格较贵,一个真人每小时60元,保证直播间停留观看,同时需要时能下单买货。”

“新手才入行,没有商家带货任务的话,建议刷3万个机器粉就行了。这样还自带有上千个赞和评论,仅需要几百元就能让你被更多人关注。”韩雷说。

刘宏同样告诉记者,此前有人私下建议他能以1999元的价格获得代理权。

“对方说能让我成为他们的下线,以机构代理商的名义进行招募。”刘宏表示,对方坦言培训费用由刘宏自己决定,但同时提醒他,每拉到一个学员需要上缴20%的费用。“如果要想迅速获利也可以发展下线,通过同样的模式按人头抽成即可。”

“这类通过拉客户进而获利的模式,和传销的金字塔体系相似。”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利用新玩家急于提升直播技术的需求,产生一层层裂变,进而让机构或个人最终获利。”

公安机关提示直播带货培训新骗术

“培训的本质是复制成功,但并不能确保每个人都能成功。”在杭州经营多年MCN机构的郭炜告诉记者。直播培训需要专业且漫长的过程,并非轻松就能学会。

“主播不仅是长相讨喜,更需要针对不同领域具有专业性才艺、表达话术以及和粉丝互动能力强等特点,同时对商品也要有深厚的了解。而这些显然是短期培训不可能实现的。”

直播培训的坑也引起了公安机关的注意。

7月初,江西、牡丹江等多地网警巡查执法发布风险提示:直播带货来钱快?报名网红培训课程新骗术!文章中表示,随着网络直播平台的发展,新型的带货模式出现了——直播带货。

不少拥有主播梦又想赚钱的人看到了商机,也纷纷想分一杯“羹”,不法分子利用被害人的这一心理,想到了以“报名网络主播培训课程”的名义实施诈骗犯罪行为。


近期,公安机关接到群众报警称:刷到了网红培训、直播带货的课程培训广告,付了培训费后什么课也没有上,对方甚至消失不见。

经了解,公安机关发现此类诈骗手法大致分为以下几个步骤:第一步在各类小视频平台发布短视频广告称可以培训直播带货,通过付费课程打造网红,吸引有兴趣的网络用户。

第二步等待有意者私聊,随后添加微信等社交账号,指导缴纳“课程培训费用”,甚至要求填写个人信息等谎称邮寄课程资料。第三步消失。

记者调查发现,近一年来,市场中涌现出大量类似培训机构,但其中多数没有任何资质,只是看准了市场的火热和新玩家渴望入行的热情。微博、贴吧等平台也有多起网友投诉被打着“培训大旗”的机构平台欺骗等信息。

“号称是能打造百万粉丝的直播大咖,但实际上没学到任何东西。”一位网友在微博无奈地表示。

“如今尽管直播行业火热,但头部玩家已经形成。包括平台、品牌等大部分资源都集中在头部领域,让其他中小机构和个人主播生存不易。”郭炜同时表示,“培训机构根本不在意你能在行业里获利。但当你打款的那一刻,他们是真赚到钱了。”
0 顶一下
如需发表您的回复,请先 登录 或 快速注册 。
回复总数:0

网友回复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广告位

崇明广告展示
崇明广告展示
崇明广告展示

我要问问

广告位